生物能源:以"环保"名义破坏地球生态

  • 更新日期:[2016-11-1]

石油靠边站,让我们用甘蔗造酒精、用玉米制汽油,够环保吧?但近日,世界自然基金会(WWF)却给正当红的生物能源当头泼下一盆“冷水”:该组织最新发布的《生物能源的潜在风险和潜在效益并存》报告指出,如无适当的行动、政策和目标保障,发展生物能源就可能演变出在“环保”的名义下,继续破坏地球生态的恶果!

能源作物与粮食争地

生物能源要靠能源作物来生产,而能源作物的生长离不开土地。目前,地球上耕地数量有限,当能源作物的需求增加,就可能挤占掉粮食的耕地。报告指出:如果没有适当的行动、政策和目标保障,作物性生物能源会与不断紧张的农业生产用地产生竞争,并可能导致森林和其他天然生态系统转变为农业用地。

民以食为天,是什么驱使农民弃粮食,改种能源作物?价格是一个重要因素。用玉米、甘蔗等深加工可以提炼出乙醇,将燃料乙醇和汽油按一定比例混配使用,可形成一种新型车用燃料乙醇汽油。在市场上,作为乙醇玉米的收购价格远远高于粮食玉米。目前,尽管全球饥饿人口超过10亿,但美国却有40%的谷物用于生产乙醇。近年,这一问题在我国也有所凸显。2006年,一份关于东北地区粮食物流的调研报告指出,东北地区的大部分玉米都被就地转化成淀粉、乙醇等工业原料,严重影响了粮食玉米的耕地面积。

能源作物的土地扩展也威胁到了森林。在巴西,甘蔗仅作为榨糖原料时,种植面积约100万公顷。但被用作生物能源后,其种植面积已猛升到540万公顷,一些地方甚至毁坏森林,来种甘蔗。根据巴西的计划,未来10年,生产乙醇的甘蔗种植面积将增加到1000万公顷专家指出,这将致使森林覆盖率降低,从而抵消了蔗糖乙醇燃料的环保效应。

人工林挤掉了生态林

即使生物能源产自人工种植的树林,也可能对地球生态造成不良影响。WWF报告指出:第二代生物燃料以麦秆、草和木材等为主要原料。这些原料,尤其是木材的大量使用,导致了速生树种的大量种植,扩大了人工林的面积,在一定程度上对物种多样的天然生态森林造成破坏。

棕榈油就是一个典型事例。产自油棕的棕榈油是一种廉价的植物油,被大量用于食品加工、化妆品和生物能源等行业。而油棕的种植则成了印度尼西亚森林毁坏的“罪魁祸首”。在1986年到2006年的20年间,印度尼西亚油棕种植面积增长近10倍,但自1990年起,印尼有2800万公顷雨林遭到破坏。

人工林带来的经济效益很大,但生态效益却不高。当人们用人工林替代生态林时,就埋伏下了“生态危机”的种子。2007年,四川省政协在《警惕速生林营造对生态环境的破坏》中指出:很多农村将既有的生态系统彻底毁坏,改种巨桉等速生树种。由于种植单一的植被结构,生态效能十分低下,起不到涵养水土、调节气候等作用。